• 2012-12-17

    I'm back - [跳蚤]

    Tag:

    不管玛雅人的预言对地球有什么影响,对我确实产生了作用。

    有越来越强烈的欲望想有大转变,大概是玛雅人所指的"重生"。想去做一些以往没做过的事情,而不是简单重复自己。

     

    在微博上说不想做屌丝了,大家都以为我在说笑。在我看来,有房有车每年出国旅行也是屌丝。屌丝的对面不是白富美,只是"非屌丝"。人家都在三十而立,我偏偏要三十而变。风象星座果然飘忽。

  • 2011-11-21

    下午 - [过好]

    Tag:

    下午3点钟光景,我一个人坐在花园里,仰头望天。

    云以极缓慢的速度流动,天很蓝。一批鸟飞过来又飞过去。我的视觉范围内还有一角绿色的香樟树叶。

     

    我看了很久。背后的楼里有人在放古典音乐。

     

    我当时想的是:这些都太神奇了。

  • 2011-10-15

    Midnight in Shanghai - [过好]

    Tag:

    就着一包泡椒豆干看完了《午夜巴黎》,有什么比这样的周五夜晚更惬意的么。当20年代出现的时候我想的是:如果这是上海就好了。

    其实伍先生自己也是位“掉书袋先生”。不过他不介意自嘲。与其说是对巴黎这个城市的热爱,不如说是他对当年文艺盛况的热爱。这种情况,跟我对北京的感情差不多。

     

    很期待伍先生能够拍部《午夜上海》什么的。对于这类城市,他总差不到哪里去。

     

    下面交待下近况:

    从阿拉伯回来后小病一场,随即奔赴扬州,目的是看一处老宅。这些年,我跟着爹在浙江,江苏,安徽到处看老宅,去之前总是信心满满能买下来一样,看完却总是这样那样的原因不了了之了,但还继续叫人寻找继续看。其实“买老宅”的念头没有几年前那样强烈了,但也不肯放弃“看一眼”的机会,宁可驱车几百公里,只为亲见。

    顺便游了一下瘦西湖,我的感想是:真的很瘦,和西湖没法比。

    回来的路上又转去宜兴看看茶壶什么的,结果是我买了一堆不是紫砂的乱七八糟的陶瓷。

     

    假期过后又恢复规律生活,但没有之前那样忙碌了。冬天快到,我要开始休眠了。

  • 2011-08-09

    立秋 - [瞎叫]

    Tag:

    一整个夏天没有出门了,却突然要在暑假的最后一段时间频繁出门。

    苏州的拍摄一天。

    恩施出差一次。

    珠海/澳门度假一次。(我这是要第3次去澳门了,为了从未去过的家里另外两个男冷,真是的)

     

    昨天《心理月刊》在家里拍摄采访,主题是“80后裸婚”,我裸的很彻底,很符合这个专题。我是连婚纱照都没有拍过的人。

    摄影师拍的时候才意识家里太空了,几乎没有什么背景可选。但是我很享受一个很空很白的空间。p.s.我很喜欢那个摄影师,一个有意思的女孩。

     

    我在想等暑假结束,等小blue回来,要在家里组个局,趴一个。新家还没暖过呢。

  • 2011-08-02

    夏天褪去 - [瞎叫]

    Tag:

    这个夏天不算热,前后加起来也就使用了大概20小时的空调,这还因为是猪猪小朋友长了满头痱子给他的福利。

    后来去摘了金银花藤条煮水给他泡澡,痱子全不见了,我们真不能忽视植物的能量。

     

    已经8月,我的“不在淘宝买衣服”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,不买就是不买,我已经彻底戒掉这个坏习惯。并逐渐丢弃一些穿的很旧的衣物,减法生活很成功。真正放弃了才发现,其实没有那么难。若是连这种低级欲望都战胜不了,我还真会瞧不起自己。

     

    这像是强迫症的一种,但我还挺喜欢。

     

    夏天我们周围发生了太多事情,或者说我们发现发生了太多事情,无力评价。发生就是发生,想想我能做什么吧。

     

    昨日得知明年可能有个机会可以全家去澜沧江生活一年,这种撞上来的机会,我从不放弃。